末後一獸的特徵-如何認出牠來

啟13:18「在這裏需要有智慧。凡有悟性的,可以計算獸的數字,因為這是人的數字,牠的數字是六百六十六。」

啟17:9~11「在此需要有智慧的心思。那七頭就是女人所坐的七座山,又是七位王。五位已經傾倒了,一位還在,另一位還沒有來到,他來的時候,必須存留片時。那先前有,如今沒有的獸,就是第八位;牠是出於那七位,且要去到滅亡。」

  請注意啟示錄17章11節的敘述:先前有,如今(約翰領受啟示錄時)沒有的獸。約翰當時仍身處羅馬帝國時代,但神卻啟示「獸先前有,如今沒有」,這代表「獸」是特別指向已不在世的某位羅馬皇帝。是指哪一位?根據13章18節所說,獸的數字是六百六十六,解經家將帝國幾位已逝皇帝的名字以希伯來文寫出後,再將每個字母所代表的數字加總,「凱撒-尼祿」的名字恰等於666。

  聖經藉此指明,等到一七之半,獸再度出現在世人面前時,牠身上必定具有「凱撒-尼祿」所有的特徵。尼祿是個怎樣的人?一言以蔽之,可以說他具有「羅馬人的外表、希臘人的靈魂」。尼祿雖然掌握大權,骨子裏卻自以為是一個曠世的藝術家。他深深著迷於希臘的文化、藝術、詩歌、戲劇。今天我們熟知的光碟燒錄軟體「Nero Burning Rom」,,就是在傳述他為了在羅馬打造自己希臘風格的宮殿,暗地策劃了羅馬城內一塊區域的縱火案。據說,使徒保羅、彼得都是在他任內殉道的,後來尼祿又誣指基督徒為縱火案的元兇,堂而皇之地展開了帝國殘害基督徒的序章。

  但以理書8:8~9「這山羊成為極其強大,正強盛的時候,那大角折斷了,在角根上向天的四方,長出四個顯著的角來。四角之中,有一角長出一個小角,向南、向東、向榮美之地,漸漸極其強大。」但以理書11:4「但他一興起,他的國就破裂,向天的四向天的四方分開,卻不歸他的後裔,治國的權勢也都不及他;因為他的國必被拔出,歸與他後裔之外的人。」這兩處的經節是但以理在巴比倫帝國與波斯帝國時期所得到的異象,預言了不久以後「亞歷山大帝國」的興起,亞歷山大在20歲繼位為馬其頓國王後,在短短的10年內,統一了巴爾幹半島,征服了埃及,擊敗波斯帝國,將帝國的勢力向東伸展的中亞,但在他33歲盛年之時死去,應驗了但以理書「大角折斷、他國破裂」的預言。然而,「馬其頓-希臘帝國」雖然破裂,希臘文化卻向東、西、南、北傳開,到了一個地步,「希臘文」成了地中海四圍國家的「世界語言」,猶太人希伯來文的舊約聖經被翻譯成希臘文,新約聖經的成書也是使用希臘文。兩千年來,西方權力的中心不斷西移,從羅馬到西班牙、從不列顛到美利堅,這些政權所到之處,也成為了希臘文化大放異彩之處。特別注意但以理書8章9節所說,將來的獸仍被視為從「馬其頓-希臘」延伸出去之某一方的小角,按照歷史發展,這一方不是希臘的南方(非洲)、東方(亞洲)、北方(東歐、俄羅斯),而是「西方」(歐美),因此可以斷定,將來的獸必定會成為歐美強權的元首,並且正如尼祿一樣,具有「羅馬人的外表、希臘人的靈魂」。

  使徒保羅旅行到雅典城內時,他發現「滿城都是偶像」,這句話就是希臘文化最鮮明的縮寫。亞歷山大驕傲自大,甚至受埃及人封號為「神的兒子」,結果神在盛年折斷他的壽命,他的故事幾乎富有希臘神話中的英雄色彩與悲劇結局。希臘文化充滿了「眾神」,本質上卻是「無神」,他們不敬拜那位創造宇宙萬物的真神,反而造出了無數的偶像,甚至把偉人、聖人、明星當成「偶像」。神在祂主宰的安排下,容許希臘文化西進,但卻阻擋了牠東進的企圖。這個阻擋首先反映在亞歷山大東征印度的敗仗,後來又反映在中世紀,神讓以實瑪利的後裔大大興盛,正當希臘文化使得天主教教堂內偶像林立的時候,中亞便興起了伊斯蘭文化,一股掃除偶像、叫人敬拜創造宇宙萬物獨一真神的旋風:「伊斯蘭」阻擋了「希臘」的東進。

  許多人不知不覺都被「希臘化」了,甚至在今天的基督教世界中,大多數所謂的信徒內心深處所盼望的只是古希臘人所說的「靈魂不朽」,而非聖經所啟示的「肉身復活」,他們的葬禮中僅僅傳達出一種虛幻的慰藉,卻沒有真正心存耶穌再來掌權、信徒肉身復活的盼望。

  神藉伊斯蘭阻擋了希臘的東進,保守了中文世界相對不受其污染,直到十九世紀。近百年來,較為純正的福音在中華大地生根、發芽,聖經的真理藉著許多忠信的弟兄,也在華語世界得到了可觀的恢復,金燈臺一地一地建立起來,恢復的工作至今仍然不斷往前,這些都是為著耶穌的再來作預備。

  行文至此,突然覺得無須再談論尼祿,無須再談論地上的強權,畢竟他們算什麼?不過是必死之人、必消逝的榮華。因為「凡屬肉體的人盡都如草,他一切的榮美都像草上的花;草必枯乾,花必凋謝,惟有主的話永遠長存。」我們等著看見神的話如何一點一點地應驗,直到神的國實現在世上的時候,但願你我一同在其中坐席、敬拜頌讚神和羔羊。



發表迴響

*

total of 826237 visi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