末七預言的再思、未來幾年觀察世界局勢的重點

  但以理書9章27節預言,將來要與多人堅立盟約、使時代進入末七的那個王,未必是來自歐洲,也可能出於美國。

  我們有無充分的證據或理由,可把美國與歐洲切割,將美國排除在啟示錄所說「大巴比倫」或「七頭十角獸」的範圍之外?

  從歷史上來看,美國乃是歐洲的延伸,不論在文化上、宗教上、政治上,都與歐洲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。雖然從地理上來看,二者遠隔了一片大西洋,然而,近百年的交通與資訊科技,幾乎已經從時空上消除了這種地理的距離感。在這個「地球村」中,以色列、伊朗、伊拉克與歐洲之間的距離,並不見得比美國更「接近」。

  雖然,在半世紀以來,歐洲尋求統合的歷程中,並未包含美國,甚至時而抗拒美國,但這並不意味著,歐洲會在定位上將自己完全與美國切割,二者即便在諸多的國際政策上存有相當歧見,但在可預見的將來,二者仍然必是亦敵亦友,甚至還會在許多重大的國際問題上攜手合作。

  面對美國這樣一個世界第一的軍事強權,歐洲即便成功地在外交與軍事上統合為一,也不見得能與之抗衡,在涉外的議題上仍不免須與美國協調,而不能無視牠的存在。

  自2001年9月11日的事件至今,美國這個強權更加積極地要為世界建立一個嶄新的秩序。固然,美國一向是以親近、幫助以色列國著稱的,牠是猶太人在地球上最可靠又最強大的朋友,然而,在一個總統不斷民選輪替的國家中,誰能保證這種堅實的夥伴關係長久維持?誰能保證不會有那麼一天,這個唯一可靠不會反其道而行,將猶太人視為他們所謂新秩序的絆腳石?這個強權會一直支持以色列國,直到耶穌再來的時候嗎?若是那樣,難道在大災難期間,他們會在大西洋的彼岸,坐視以色列國被踐踏而不理?

  這樣來看,將美國排除在啟示錄所說「大巴比倫」或「七頭十角獸」的範圍之外,似乎是說不過去的。

  並且,啟示錄並不將「獸」列在「十王」之中,「獸」顯然是「另一王」,是十王以外的另一王。十王是來自歐洲與地中海四圍列國,幾乎是可以斷然確定的,但是「另一王」來自哪裏?實在很難事先斷定,恐怕即使到了盟約成立,解經家還眾說紛紜,或者必須等到一七之半的時候,牠反手逼迫猶太人,牠的像立在聖地之時,預言才會昭然明朗。

  我們不要貿然以為,「另一王」必定是歐洲的領袖,因為「另一王」也極可能來自大西洋的彼岸。

  今天主導中東和平議程的強權,是以美國為首。即便歐洲在外交與安全政策上成功統合了,美國也不見得會將這個磋商的角色讓給歐洲。固然,伊斯蘭世界對於歐洲的好感,遠勝於對於一向袒護猶太人的美國,這可能讓歐洲在中東議題上更有說服的能力,再加上地緣的鄰近性,這個議程將來必有賴於歐洲諸王的參與,但是,美國憑藉自己得天獨厚的力量,仍可能是盟約的主導者。

  「恐怖主義」的橫行會讓美國閉關自守、採取不干涉外國事務的保護主義嗎?或是讓美國更積極在地球上伸展自己的力量、推廣自己深信的價值、貫徹一個全球統一的新秩序?這是未來幾年觀察世界局勢的重點。

  在神的話應驗之前,對於預言中較為隱晦的部分,我們寧可不要堅持任何「定見」,但是不管見解如何,最重要的還是要過一個與主相配、等候主來的生活,憑羔羊的生命、跟隨羔羊的腳蹤行事為人,這樣,祂若顯現,我們才不致蒙羞。



2 Responses to “末七預言的再思、未來幾年觀察世界局勢的重點”

  1. 我們不要貿然以為,「另一王」必定是歐洲的領袖,因為「另一王」也極可能來自大西洋的彼岸。

    在神的話應驗之前,對於預言中較為隱晦的部分,我們寧可不要堅持任何「定見」,但是不管見解如何,最重要的還是要過一個與主相配、等候主來的生活,憑羔羊的生命、跟隨羔羊的腳蹤行事為人,這樣,祂若顯現,我們才不致蒙羞。

  2. 本人認為…
    以上作者的言論
    讚!

發表迴響

*
total of 799810 visi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