耶穌的受浸

  事奉神的工作,沒有一樣是憑人力可以完成的,人的力量在辦理屬神的事上,可說是連邊都沾不上,憑人手之力或人口之言,最多只能參與「利未人的服事」,就是在外院子、在物質範圍的服事,對於屬靈的範圍則未必有任何的關係。

  有許多人以為,只要有所學習、受過訓練、取得某種形式的「認證」,就可以憑這些來辦理屬神的事。固然,學習、訓練、裝備都是不可少的,但是讓我們思想我們的主耶穌,當他三十歲的時候,尚未出來盡職之前,他對於神旨意的明瞭、對人生的智慧、對宇宙萬物的洞察、對一切真理的領悟,必然已經超越了古今中外的任一個人物、任一個聖賢、哲人、悟道者,然而,我們的主並不貿然憑著他超凡的人性素質就出來承擔神的職事,反而,他先去了一個地方,去讓一個人將他浸在水裏(那個人自稱是替耶穌解鞋帶也不配),耶穌為什麼要這麼作?他在盡職之前,先去受浸的意義何在?難道約但河的水能夠加添他的能力嗎?不然,他何需這麼作?

  屬靈的事奉,惟有憑藉神的靈才能完成。耶穌雖然是自聖靈成孕,但他乃是成為了一個道道地地的「人」,就和我們一樣,也須從嬰孩喫奶、被懷抱的階段,從蒙昧無知的童稚狀態漸漸長大,他還必須多方學習律法和眾申言者的話語,從中明瞭父的旨意,為自己的魂生命汲取屬靈的養分。他藉而成孕、與生俱來的聖靈,乃是使他的魂能完全明白父的旨意、不間斷地與父神聖的生命性情來往交通的憑藉,藉此,他這個人(魂)得著了培育、成全,直到三十歲預備盡職的日子。這時,他必然已經是大有本事的人了,若按著世人的方式,他可以著書立論,成為一個最偉大的傳道者,創立宗教、教導人修道的法門,就像各大宗教的創始者所作的一樣。然而,耶穌沒有走這條路,沒有著書立論、沒有發展宗教、沒有吸引群眾,相反地,他走到約但河那裏去受浸,向神也向人表明,他將自己的魂生命連同一切全都埋沒在水裏,今後除非父憑祂自己的聖靈來使用它們,他絕不憑自己作什麼工。

  「耶穌受了浸,隨即從水裏上來,看哪,諸天向祂開了,祂就看見神的靈,彷彿鴿子降下,落在祂身上。看哪,又有聲音從諸天之上出來,說,這是我的愛子,我所喜悅的。」受膏者(或譯為彌賽亞、基督)的事奉,乃是為了叫父得榮耀,因此,事奉的人需要被父的聖靈所膏,這降在耶穌身上的聖靈,才是祂事奉的憑藉、作工的能力。在此我們發現,對於聖靈有兩方面、兩階段的經歷。在主耶穌三十歲以前,他經歷聖靈住在他的魂裏,他的魂也住在聖靈裏,使他以父的事為念、領受啟示、憑永遠的生命活出神聖的性情,這個經歷從他幼年便開始,一直持續到他死而復活,使魂生命完全地進入榮耀裏,直到永遠;而在他三十歲出來盡職以後,他仍須在職事上放下自己的魂生命,無倚無靠地倚靠父,倚靠父的靈作盡職時的能力、供應、話語、並一切,從父的靈像鴿子降在他身上開始,直到他藉著這永遠的靈獻上身體,完成在地上的職事,代替我們站在罪人的地位,父的靈離棄他而去,他獨自傾倒自己的魂以至於死。這兩面的經歷,是對人的魂極大的鍛鍊。一面使人的魂在聖靈裏被建造,一面又使魂生命藉著聖靈被治死。一個魂得成全的人,反而必須作一個更不信靠自己的人。這就是在主耶穌身上的經歷。就一面說,他已經被成全,充滿了美德、智慧,神性一切的豐滿住在他裏面,但另一面,如此的他還須多次竭力禱告:「父啊,不要照我的意思,只要照祢的意思。」這就是耶穌基督的職事,這樣的職事才能震動陰府、敗壞撒但的權勢,這樣的職事才能叫榮耀歸與父神。

  我們何等容易在預備了一切之後,以為所預備的足可賴以事奉,而忘了繼續、不間斷地仰望父並倚靠聖靈。這就是事奉者失敗的主因,這就是事奉沒有果子、毫無生命果效的原因。這類的事奉,算不上是對神的事奉,最多只是孩童的玩耍,或是學生的練習。這樣的人還不懂得基督浸入約但河水裏的意義,他們作的再多也是徒勞。誰最容易掉入這樣的泥沼?就是那些頭腦好、有口才、有恩賜的人!就是那些受過訓練、常在聚會裏講說聖經的人!

  金燈臺有一主幹和六分枝,除了主幹上有四朵杏花,每個分枝各有三朵杏花;主幹就是耶穌,分枝就是每個蒙召之人;杏花就是祭司亞倫的枯杖發芽所結出來的,表徵在復活生命裏的權柄;不論是主幹或分枝,若要向上達到燈盞,皆須經過多重的杏花,從復活到復活,從榮耀到榮耀,唯有在復活裏才有權柄,不是自居權柄,乃是靠著神的靈,把神的權柄通到地上來,把神的旨意、神的國度帶到地上來。耶穌所到之處如何,召會所在之地也該帶進神的國,這就是金燈臺-耶穌基督的見證,枝子同著主幹,頭和身體,承托七個燈盞發光照耀,這是各個地方上召會該有的見證。

  末了,正如耶穌所說,受浸乃是「盡全般的義」。神曾與亞伯拉罕立約,這個約不僅是屬靈的,並且還帶著肉身上的記號,就是割禮,凡不受這肉身上之記號的,必被從民中剪除,必被當作背約的人;當施浸者約翰起首將人浸入水裏之時,這個肉體的記號就轉換了,從割禮轉換為浸禮,凡是亞伯拉罕的後裔都必須接受這個轉換,如此才合乎神曾向亞伯拉罕立約的話。當主吩咐使徒將福音傳到外邦時,祂不是傳「信而受割」,乃是傳「信而受浸」,可以看出記號的轉換及其必要性。但正如割禮一樣,是在嬰孩生下第八日受的,還須待其成長之後才察覺到身上的記號,並且一生之久認識它的重大意義,同樣,我們在信主時所受的浸禮,也須一生之久來領會它。

「你們在祂裏面也受了非人手所行的割禮,乃是在基督的割禮裏,脫去了肉體的身體,在受浸中與祂一同埋葬,也在受浸中,藉著那叫祂從死人中復活之神所運行的信心,與祂一同復活。」(歌羅西書2:11~12)



One Response to “耶穌的受浸”

  1. 一個對事奉,受浸徹底的領悟

發表迴響

*

total of 817422 visi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