隱藏的十支派、以法蓮的後裔、約瑟家的祝福與恢復

雅各對以法蓮的祝福:創 48:19~20「他父親不肯,說,我知道,我兒,我知道。他也必成為一族,也必昌大。只是他的弟弟將來比他還大;他弟弟的後裔必成為極多的國。當日以色列給他們祝福說,以色列人必指著你們祝福說,願神使你如以法蓮、瑪拿西一樣。於是立以法蓮在瑪拿西之前。」

雅各對約瑟的祝福:創49:22~26「約瑟是多結果子的樹枝,是泉源旁多結果子的枝子;他的枝條探出牆外。弓箭手將他苦害,向他射箭,逼迫他。但他的弓仍舊堅硬,他的手臂健壯敏捷;這是因雅各之大能者的手,那裏有以色列的牧者,以色列的石頭。你父親的神必幫助你;那全足者必將天上所有的福,地下深淵所藏的福,以及生產乳養的福,都賜給你。你父親所祝的福,勝過我祖先所祝的福,直達到永世山嶺的至極邊界;這些福必降在約瑟的頭上,臨到那與他弟兄迥別之人的頭頂。」

摩西對約瑟支派的祝福:申 33:17「他像頭生的公牛,有威嚴;他的角是野牛的角,用以牴觸萬民,直到地極。這角是以法蓮的萬萬,瑪拿西的千千。」

約書亞論到約瑟支派繁增的話:書 17:17「約書亞對約瑟家,就是以法蓮和瑪拿西人說,你族大人多,勢力強大,不可僅有一鬮之地,」

在雅各、摩西對各支派的祝福中,約瑟家的以法蓮所得的祝福是「無可計數的繁殖擴增」,他們的話不僅是祝福,更是必然應驗的預言。按照這些預言的話,以法蓮的後裔今天在全地必然是多到不可勝數了,然而,在我們所知道數百萬的「猶太人」中,絕大部分都是猶大和便雅憫支派的後裔,幾乎沒有人稱自己是以法蓮的後裔。這樣,以法蓮的後裔在哪裏?以法蓮支派消失了嗎?神收回祂從前藉雅各剪搭的按手對以法蓮的祝福了嗎?或者神的祝福必須等到來世才會應驗?

但當我們來看摩西所說的話,約瑟的角就是以法蓮的子孫萬萬、瑪拿西的子孫千千,將要牴觸萬民,直到地極,我們就知道,雅各指著以法蓮的祝福:「成為極多的國。」必然在今世,就是基督再來掌管全地之前就會應驗。

為了看見神的話應驗的方式,我們必須知道,「猶太人」這個稱呼所代表的,只包含了以色列子孫中的少部份人,也就是「牆內的枝條」,以及耶穌所說「圈內的羊」。撒瑪利亞的婦人也是雅各的子孫,屬於以色列的某個支派,然而耶穌對她說:「救恩是從猶太人出來的。」意思是,救恩是從猶大支派中大衛的後裔而成就的,那後裔就是耶穌自己,她肉身的母親馬利亞是屬於猶大支派的大衛家。猶太人並不視所有的以色列子孫為猶太人,早在羅波安的時代開始,在猶太人的感覺裏,北方的十個支派是背叛者,背叛了大衛家,也背棄了摩西的律法,十支派固然是以色列子孫,卻在以法蓮支派的帶頭下自成一國,與猶大為敵。後來南北二國皆滅,被擄期滿歸回的時候,歸回聖地餘民也是以猶大、便雅憫支派為首、為多數,其他十個支派大多不去向,似乎「消失了」、失散在各邦國、各民族、各方言中間,許多已難以從外表辨識。

猶太人也有散居在各邦國中的,但兩千年來的歷史告訴我們,猶太人所到之處,自成一格,堅守著摩西的律法,維持了自己獨特的文化。他們造會堂、誦經書、

奉割禮,在萬民中是獨特的。猶大和便雅憫的後裔因而成為以色列子孫中最容易辨識出來的,至於約瑟支派連同其他的九個支派,他們的血脈已經匯入了外邦人中,成為猶太人所說「未受割禮之人」、「外邦人」的一部分,其中人數最多的必定是屬於約瑟家的以法蓮支派。

世界各地都有人在臆測他們與以色列人在血緣上的關係,有許多人推測某些民族可能是屬於「散落的十支派」其中之一,其中有些得到了遺傳學和人類學上的佐證,但有些則沒有。「散落的十支派」多數早已放棄了割禮、摩西律法,甚至敬拜列國的偶像,並且與外國人通婚,正如他們從耶羅波安的時代所作的一樣。這些人與外邦人摻雜到一個程度,從外表上已經認不出他們是以色列的子孫。論到這些兒女,神怎麼算?以色列人和外邦人通婚所生的兒女,還算以色列人嗎?申言者何西阿指著這些淫婦所生的兒女說:他們的名字是「不蒙憐恤」、「不是子民」。然而到了有一天,神仍要還要改稱他們的名字是「蒙憐恤」、「是子民」。以法蓮的後裔已經混雜到萬邦之中了,這個混雜可能超乎你我的想像,可能到一種程度,你、我、街上所見的大部分人,列國中的「外邦人」,肉身裏都流著一分以法蓮的血液,「以法蓮」已經充滿了猶太以外的外邦世界!這或許就是雅各對以法蓮祝福之應驗的方式。

但這個意思是說,全世界都是以色列人嗎?當然不是!按著肉身上或許是,為要應驗從前所說「以法蓮的後裔成為極多的國」的預言,結果以色列人果然多如海沙、無法計數,然而,真正的「以色列人」是那些蒙揀選、悔改轉向神、信入基督的人。唯有當人信入基督之後,神對他們的看法才會從「不蒙憐恤」改為「蒙憐恤」,從「不是子民」改為「是子民」,正如申言者何西阿所預言的。並且這時候,這些人不僅在肉身一面是「海邊的沙」,更在屬靈一面成為「天上的星」,當他們在基督裏蒙了救贖之後,約瑟支派就得以恢復,這些信主的外邦人多數都是「隱藏的約瑟支派」(必然也有其他支派者),得以重新享受「天上所有的福,地下深淵所藏的福,以及生產乳養的福」。

不然,你是從哪一個門進入新耶路撒冷?是猶大的門?是利未的門?是拿弗他利、西布倫?各人應該各從其支派的門進入,保羅是從便雅憫的門,你若不是從約瑟的門進入,那你是從哪一個門?

從羅波安的時代開始,猶大家(南國,猶太人之代表)和約瑟家(北國,以色列人之代表)一直是彼此對立、嫉妒的,耶穌時代的猶太人瞧不起撒瑪利亞人,看他們如同「雜種」,不與他們往來,然而與外邦混雜的以色列人也敵視猶太人,認為猶太人固守律法、驕傲自大。直到1948年猶太人建國的時候,猶太人稱自己的國家為「以色列」,但是十個支派的弟兄已經不知去向、混雜在外邦世界。其實在神主宰的權柄之下,祂趕散了這些「圈外的羊」,結果已使這十個支派或者「散居」、或者「充滿」了外邦世界!兩千年來,「約瑟支派」與「猶大支派」間彼此常常懷有敵意,外邦基督教徒與猶太人間時而互相敵對、鄙視,然而時候將到,神要將兩根木杖合而為一,使隱藏的支派完全歸回,應驗祂在以賽亞書11章13節以及以西結書37章19節的重大預言。雅各當時如何在牀頭上敬拜神,我們也為著神的揀選和預定敬拜祂!並且時候將到,那時我們敬拜父「不在這山上,也不在耶路撒冷」,那時我們要與親愛的猶太弟兄們一同在基督耶穌裏,用靈和真實敬拜祂。

total of 494029 visi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