基督的身體、永遠生命的交通、地方召會(地方教會)、金燈臺、一的立場、合一的生命與實際

啟示錄1:11~12「你所看見的,當寫在書上,寄給那七個召會:給以弗所、給士每拿、給別迦摩、給推雅推喇、給撒狄、給非拉鐵非、給老底嘉。我轉過身來,要看是誰發聲與我說話;既轉過來,就看見七個金燈臺;」

啟示錄1:20「…七燈臺就是七個召會。」

不論是誰傳福音給你,不論你是在何種基督教團體裏受造就,在神所賜給你的永遠生命裏,絲毫不帶有這些人事物的印記,你是單單屬於主的,在這生命裏你是受了神的聖靈為印記,你的生活、行動、事奉單單只受到聖靈的引導和約束,你和任何有形的組織、聚會之間並不存在「忠誠」與否的關係。

主的呼召乃是要每一個聽見的人起來跟從祂,唯有祂在我們身上有絕對的主權,這主權又是藉著所賜給我們的聖靈通到我們身上,而非藉由聖靈以外任何基督教組織的決策、傳統的規範、人的吩咐通到我們身上。雖然主許可我們在某個組織中為祂作工,但我們對聖靈絕對的順服私毫不該受到任何其他人事物的影響,許多人因著組織提供財物的供應、人情的幫助、宗教的地位等因素,而失去了對聖靈絕對的順服,他們在今世或許仍然能夠奉主的名作許多事工,然而,因著他們並未內在地順從聖靈,將來他們必要就此向主交帳。

當我們活在天然的魂生命裏,即使我們竭力追求「合一」,我們仍不可能達到一。但當我們活在永遠的生命裏時,我們不必追求合一,我們就「已經是一」了,一個活在永遠生命裏的人,和其他所有活在這生命裏的人們乃是合一的。這個「一」需要我們竭力保守,保守的意思是:我們已擁有,但可能失去。事實上,當你一刻離開這永遠的生命、退回天然的魂生命裏生活行事時,你立刻就從這「一」裏出去了,你就離開了這個生命裏的合一。

精確地說,主賜給我們的永遠生命並不是個別的、分離的,祂乃是呼召我們每一個人,從自己的魂生命裏出來,進入這獨一的神聖生命裏,當我們都進入、活在這獨一的生命裏時,我們彼此之間的關係就像一個「生機的整體」,就是「基督的身體」。你有份於這生命,我有份於這生命,他也有份於這生命,你、我、他、千千萬萬有份這生命的人總合起來,乃是基督的「一個」身體,我們的關係乃是互相作肢體。

因此,神命定我們所過的生活,不是作個人、單獨的基督徒,乃是要和地方上其他活在永遠生命裏的人有交通(交通或稱團契)、和其他活在永遠生命裏的人配搭事奉。但是,一個地方上有眾多神的兒女,有多處的聚會,我該和哪些人有交通、該和哪些人配搭事奉呢?這個問題的解答是:不在於你的選擇,只要順從聖靈的引導。當我們活在永遠的生命裏,我們乃是在基督裏受了聖靈為印記,聖靈如果引導我和這些人一同聚會,我只管順從祂的引導;聖靈此刻如果引導我到別處與其他的肢體有交通,我也只管順從祂的引導,不受任何組織、人情的包袱所羈絆。但當我們不清楚聖靈的引導時,我們就不要隨意離開當前的聚會、不要隨己意停止聚會或更換聚會。無論如何,我們總該作一個不愛惜魂生命、只活在永遠生命裏的人。

不論你慣常參加XX會、XX堂、XX會所的例會,你總要看見,你和地方上所有其他的聖徒們、和那些不常和你一同聚會的聖徒們,同是擔負著「一個金燈臺」的見證。你例會的範圍並不構成一個完整見證的單位,任何一處在主名裏的聚會都只是這個獨一金燈臺的一部分。在某種意義上,任何在主名裏的聚集都能被稱為是「召會」(教會),都能在某種程度上代表召會(教會),並非必須全召會一個不缺地聚在一起才能代表召會(教會),但即使如此,任何尋求活在永遠生命裏的人,都不該為生命的交通設下人為的障礙、限制,我們若願意喪失魂生命、絕對活在永遠的生命裏,我們就不會在地方召會中限定自己或限定別人只和XX會、XX堂、XX會所的聖徒有交通,不會限定自己或限定別人只能參加XX會、XX堂、XX會所的例會。

今天的難處是,有許多神兒女的心是狹隘的、有許多牧者與教師的心是狹隘的,他們看不得弟兄姊妹到別處聚會,他們想盡辦法、安排聖徒各種服事的工作,就是不願意弟兄姊妹到別處交通。這種對於「本處」與「別處」的差別意識,已經算是魂生命中阻擋永遠生命交通的「隔牆」。為什麼不尊重聖靈在弟兄姊妹裏面自由的引導呢?因為他們自己也不尊重聖靈,自己也沒有絕對順從聖靈的引導,他們對主的順從在某種程度上已經被對於知識道理的認同、對組織、人情、金錢的順從所竊奪了。這樣攔阻別人順從聖靈的人,即使奉主名作了再多的工,那一日仍要擔當主嚴厲的審判。

在神的工作中,祂在每個地方只有一個召會(教會),只捶打出一個金燈臺。只要你看見這個真理,願意喪失自己的魂生命、尋求活在那合一的生命裏,你就能有份於這個金燈臺的實際。不拘於你慣常在XX會、XX堂、或XX會所參加例會,也不論和你同聚之人的心是寬敞或是狹隘,只要你自己活在永遠的生命裏,你就是你所在地方之召會(教會)的一份子。但你若不活在這合一的生命裏,反而退回到墮落的魂生命,即使你從「XX堂」跑到了「XX會所」,你的生活、事奉就仍和這個金燈臺無份無關,「XX會所」並不比「XX堂」更代表地方召會(教會),只要是在主名裏的聚集就能代表召會(教會),而地方上所有聖徒的完整集合就是那一個地方上的召會(教會)。

活在永遠生命裏的人有一種傾向,就是渴慕與其他活在這生命裏的眾肢體有交通,並且這種渴慕是跨越聚會的界限、超越組織的隔牆。組織的存在是不可避免的,只要是人群的集合,必定含有某種形式的組織;聚會的分隔是不可避免的,召會的聚會從起初就是「挨家挨戶」,那種大會式的聚集並非召會經常性的聚會。然而,這一切都不妨礙「地方召會」中合一的見證,這個「一」不是人為的統合,這個「一」乃是永遠生命的本質。因此,一個愈多活在永遠生命裏的人,必然愈多顧念其他主內的肢體、顧念同在一個地方上(即使不常一起聚會)的其他肢體、甚至顧念主在其他地方之金燈臺的見證。但願羔羊的七眼、神的七靈,就是奉差遣往全地去的,在各地都能尋得這樣一班忠信跟隨的人們,在各處的例會中都尋得一班在生活行動上擔負合一見證的聖徒們,「一」不是從聚會的組織或形式上看出來的,「一」乃是由你的心、你的口中看出來的,但願金燈臺的見證在這地、那地更為明亮,主耶穌再來的日子就近了!



發表迴響

*

total of 810756 visi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