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用那人的肋骨建造成一個女人

創2:21~22「耶和華神使那人沉睡,他就睡了,於是取了他的一條肋骨,又把肉在原處合起來。耶和華神就用那人身上所取的肋骨,建造成一個女人,領她到那人跟前。」

啟21:9「拿著七個金碗,盛滿末後七災的七位天使中,有一位來對我說,你來,我要將新婦,就是羔羊的妻,指給你看。」

林後4:12「這樣,死是在我們身上發動,生命卻在你們身上發動。」

創世記2章21節提到:「又把肉在原處合起來。」含示神為了取出那人的肋骨,在他身上裂開了一道傷口,因為裂開了,才需要再合起來。那人身體被裂開,然後神用取出來的肋骨建造成一個女人,這幅在創世記第二章的圖畫,說出了神在宇宙中極大奧祕的職事,這個職事從創世記開始,一直作到啟示錄,最後終於建造成「一個女人」,就是「羔羊的妻」,整本聖經,整個人類的歷史,就是關於這個男人(基督)和女人(召會)的神聖羅曼史。

創世記2章21~22節指出了「那職事」-建造女人之職事-的原則。這個女人就是羔羊的妻,就是基督的身體,也是永遠生命的擴增、發展。建造是來自永遠的生命,生命則是取自裂開的肋旁。如果基督不為我們被裂開,生命的餅不為我們擘開,我們就還坐在黑暗死蔭的境地裏悲嘆,但因祂為我們捨了自己,祂永遠的生命就分賜到我們信入祂的人裏面,召會作為真正的女人就是在這不能毀壞生命裏被建造起來。路加福音22章19節,在那次筵席上,主耶穌「又拿起餅來,祝謝了,就擘開,遞給他們,說,這是我的身體,為你們捨的,你們要如此行,為的是記念我。」主說:「你們要如此行,」不僅是說要我們如此把餅喫了,更是要我們在與祂的聯合裏,像祂一樣,如此「被擘開」,好叫這生命通過我們,也流到別人身上,使我們彼此建造,使祂的配偶早日預備完成。使徒保羅在林後4章12節說:「這樣,死是在我們身上發動,生命卻在你們身上發動。」這就是說出,他也像基督一樣被交於死、被裂開,好使生命分賜給多人,這就是對主真正的記念。

「被擘開」是什麼?就是「喪失自己的魂生命」。把餅喫下去只是「接受祂」,但主要我們不只「接受祂」,還要「記念祂」。未曾接受祂的人當然不可能記念祂,但僅僅接受祂的人可能還未曾記念祂。如果我們一週一週圍繞著主的桌子喫餅、喝杯,但在生活中卻堅持自己、愛惜自己的魂生命,那麼主可能就不那麼悅納我們所以為的「記念」。「記念主」不僅是到主桌子前聚會時的事,真正記念主,乃是在我們每一天的生活中,在與主的聯合裏,在祂的思念和心腸裏,把自己不斷地交給祂,讓祂擘開,如同當日祂自己被擘開一樣,然後遞給人。召會唯有如此週週記念祂、天天記念祂,神才能早日為那人造成妻子。

基督為著世人的罪,獻上自己作贖罪祭,這是由祂獨自完成的,除祂以外,再無別人能在神面前擔當我們的罪;然而基督為著召會的建造,在十字架上被裂開,好在復活裏分賜生命到人的裏面,這一面的職事,卻需要跟從祂的人來接續、補滿、完成。創世記二章原沒有罪的問題,但亞當的身體仍需裂開,女人才能建造起來。福音的呼召一面是使我們得生命、成為「女人」,另一面又是召我們跟從祂、成為得勝的「男孩子」。我們都是先有「女人」的經歷,才可能有「男孩子」的經歷。女人是為著男孩子,男孩子又是為著女人。在羔羊的妻建造完成之前,需要有一班的「男孩子」,他們「雖至於死,也不愛自己的魂生命」,他們就和他們的主一樣,被擘開而使眾人得生命。當有人在男孩子的實際裏傳揚福音、服事召會時,人就能從他們的身上看見復活的基督,人就能在他們的傳揚、服事裏為自己的罪痛悔,並在那靈裏得著生命。我們傳十字架的道為何沒有能力?因為我們不是那樣活在與主同釘的實際裏。唯有當死在男孩子身上發動時,生命才能在「女人」身上發動。福音的能力就是在此,勝過仇敵的能力就是在此,建造召會的能力就是在此。當門徒們在基督升天後,在一裏同心合意地禱告時,他們乃是男孩子,把魂生命連同其一切的願望、喜好、自愛、驕傲、辦法,通通捨棄了,這樣還能作什麼?他們只有禱告、不住地禱告、等候主的時候、等候聖靈的差遣。如果缺少這樣的「覺悟」,我們常是放棄禱告,不等聖靈就自己去作,結果我們所作的就沒有聖靈的印證、沒有生命的果效。「禱告」是一個喪失魂生命的人必有的生活,基督在地上的日子就是過一個禱告的生活。一個配合聖靈工作的人必須是一個禱告的人,禱告到一個地步,清楚神的旨意、清楚聖靈的引導,同時也從那靈得著話語、得著能力來與祂配合。從這裏才產生出真正的事奉,從這裏才產生出建造新婦的職事。

女人的建造是在一夕之間:當男人沉睡的時候,神就作成了這事!生命的長成實在是奧秘,我們在白晝栽種、澆灌,神卻在夜間使其生長。願主在今時代能得著更多人作「男孩子」,與神同工,好使祂心愛的配偶早日建造完成。



發表迴響

*

total of 810748 visi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