召會生活-棄土成金

魂生命是撒但的食物,使牠得餧養

創3:14「耶和華神對蛇說,你既作了這事,就必受咒詛,比一切的牲畜和田野的活物更甚。你必用肚子行走,終身喫土。」彼前5:8「務要謹守、儆醒。你們的對頭魔鬼,如同吼叫的獅子,遍地遊行,尋找可吞喫的人;」人的身體是用地上的塵土塑造的,人的魂在尚未得著神永遠的生命之前,受這屬土的身體影響,也成為屬土的、充滿土的成份。這個屬土的魂生命有其特徵,就是喜歡獨立、喜歡自高、傾向遠離神。神咒詛撒但的結果,就是讓牠只能喫土。當我們活在這個屬土的魂生命裏面時,我們就成了撒但的食物,讓牠得餧養、得暢快。撒但極其喜歡人憑屬土的魂生命而活,這樣牠就不愁沒有食物。

魂生命是大巴比倫的材料,使她得建造

創11:3「他們彼此商量說,來罷,我們作磚,把磚燒透。他們就拿磚當石頭,又拿石漆當灰泥。」神的城是用金、珍珠、寶石建造的,但巴別城是用土作成的磚建造的。今天的世界就是一個大巴比倫,到處在製造磚頭,我們屬土的魂生命就是建造巴別的好材料。凡是要體面的、喜歡從人接受榮耀的,都尋求群眾的認同、群眾的支持。但當猶太人要來拱耶穌為王時,主耶穌卻拒絕了,不只拒絕,還遠遠離開他們。那些建造巴別城的人,都是尋求從人來的榮耀,而非從神來的榮耀。當我們憑屬土的魂生命行事為人、甚至「事奉神」時,我們就是在建造大巴比倫,我們乃是獻上自己作為大巴比倫的材料。

神的心意乃是要把土變成金

亞當如果不喫善惡知識樹的果子,反而揀選神所喜悅之生命樹的果子,那麼神永遠的生命早就進到他的裏面。但因他一人的悖逆,就使這個過程又耽延了好長的時間,直到基督完成救贖的工作,這條通往永遠生命的路才又重新開啟。當聖靈將釘十字架的基督啟示在我們裏面,使我們認罪、悔改、信入主耶穌的時候,我們就從那靈重生,藉此在我們的靈裏得著了永遠的生命。這生命就是純金,與我們屬土的魂生命不同,但我們的魂如同容器,重生以前已經裝滿了土,如今需要天天藉著話中之水的洗滌,洗去塵土,代之以純金,這就是為主喪失魂生命,結果使魂生命也歸入永遠的生命。精明的童女在醒著的時候就在器皿裏裝滿了燈油,我們也該在今世使我們的魂裝滿純金,不是土鍍金、貼金,乃是從裏到外,充滿了神聖的生命。

永遠的生命乃是金,適合於神的建造,撒但喫土不喫金

當我們喪失屬土的魂生命,撒但就餓肚子了,約壹5:18「…那從神生的,保守自己,那惡者也就不摸他。」為什麼撒但不摸他?因為不合牠的口味。牠愛喫土,你是土牠就喫得快樂,你是金牠連碰也不想碰。不只撒但不愛你,巴比倫也不愛你,還要把你趕出去,因為在你身上燒不出磚來,但世界的逼迫反而助你成金!那些喜歡從人受榮耀的,當時如何棄絕了主耶穌,今天還要棄絕那些忠信跟從主的人。反而「人都說你們好的時候,你們就有禍了,因為他們的祖宗待假申言者也是這樣。」(路6:26)你愈靠著恩典,靠著真理的聖別,成為純金,神就愈把你擺在祂的建造裏,不只純金,並且透明,當你成為純金透明的街道,生命水的河就要通過你湧流出去。

基督成為肉體的時候,雖然祂的肉體裏沒有罪,但肉體仍是屬土的,因此祂的魂也受影響而帶有土的成份;但另一面,又因祂自聖靈成孕而在魂裏滿有純金。基督在地上乃是過一個天天棄絕魂生命的生活,拒不為撒但提供食物,拒不為巴別提供建材,乃是不斷尋求在神的話裏得著聖別,竭力持定永遠的生命而以父的事為念。這樣的生活就是天天背起自己的十字架,這是一切跟從祂之人的榜樣、模型。不論我們多麼練達,純金的比例有多高,只要我們還在肉身裏、還在世界裏,就我們仍不時會沾染塵土,我們雖是潔淨的,但還需要彼此洗腳,召會生活就是為弟兄洗腳,也讓弟兄為你洗腳的生活。惟在愛裏持守著真實,而不是高抬自己、輕看別人。自高的人不願意人洗他的腳,也不願意低就洗人的腳,歷代許多「屬靈的偉人」就是如此,他們以暫時的玷汙來審判弟兄,乃是不明智的。審判的事總是要留到終局、審判的權柄則屬於神。祂不願任何人遭毀壞,乃願人人都趨前悔改,如果主今夜就要去我們的魂、斷定我們的成敗,許多人就沒有機會了!但我們一息尚存就是說出祂恆久的寬容、憐憫,既是這樣,你怎能不把握今天,尋求在祂的話裏得聖別?你怎有把握必定得見明天的陽光?我很喜歡一首詩歌-「我知誰掌管明天」,詩人很篤定地唱道:「今天我必與主同行。」是的,主要的就是這麼多,「今天你願否與主同行?」



發表迴響

*

total of 818022 visi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