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「麥子與稗子的比喻」回顧教會歷史

馬太福音13:24~30「耶穌在他們跟前另設一個比喻,說,諸天的國好比人撒好種在他的田裡;及至人們睡覺的時候,他的仇敵來了,將稗子撒在麥子中間,就走了。到長苗吐穗的時候,稗子也顯出來。家主的奴僕就進前來對他說,主阿,你不是撒好種在你的田裡麼?從那裡來的稗子?他就對他們說,這是仇敵作的。奴僕就對他說,那麼你要我們去薅集牠們麼?他就說,不,免得薅集稗子,連麥子也一齊帶根薅出來。讓這兩樣一齊長,直到收割。在收割的時候,我要對收割的人說,先薅集稗子,捆成捆,好把牠們燒了,麥子卻要收到我的倉裡。」

解釋:「好種」就是福音的種子,「田」就是世界,「人們」就是傳福音者(特別是指初代使徒們),「仇敵」就是撒旦連同墮落屬肉體的人,「麥子」就是真基督徒、召會(答應福音呼召出來的一班人),「稗子」就是參雜在召會中間之一切的虛假,「家主的奴僕」就是事奉主的人,「薅集稗子」就是對付召會中間參雜的虛假,「收割」就是召會生命成熟的時候、主再來的時候,「把稗子燒了」是指主再來時要除滅一切虛假的事,「麥子收到倉裡」是指成熟的召會蒙主悅納。

主不許可奴僕薅集稗子的原因:免得連麥子也一齊帶根薅出來。召會作主的見證,本該是純淨無雜的,如同初代召會完全順從聖靈的引導一般,然而,當初代的使徒們睡覺了之後,仇敵就進來撒下虛假的種子。召會兩千年來的歷史就是麥子與稗子一齊存在、生長的歷史,凡是關心召會見證的奴僕,都想要動手薅集稗子、除盡稗子,使召會的見證恢復到初代(稗子未有之前)的純淨,然而在主看,這在今世是不可能的,也是主不許可的,主似乎寧願暫時容忍這樣的參雜,也不願祂的奴僕去尋求團體見證上「絕對的純淨」。近百年來的召會歷史看見:那些盡力恢復召會純淨的奴僕,反而開了另一道虛假的門;那些自居為純淨召會的基督徒,不知不覺都落入了另一種虛假、另一種參雜;哪些動手薅集稗子的奴僕,果然連麥子也一併薅集了、傷害了。

面對參雜的虛假,奴僕的心是哀慟的!稗子混淆了麥子的見證,也擠壓了麥子生長的空間。但是「哀慟的人有福了,因為他們必得安慰。」然而,主所禁止的事,奴僕絕不可做。你有把握不在薅集稗子的同時傷害了麥子嗎?沒有。即便是最頂尖的醫師對自己手術也沒有一百分的把握。為著麥子的緣故,奴僕所需要的乃是「忍耐著等候主來」。召會的見證是在主的手中,不是在你我的手中,我們在神話語的光中看見了稗子、看出了虛假,然而,對付它們卻不是我們今日所受的託付,不然,你來我往,召會中就有打不完的辯論、打不完的道理的仗了!(卻不是當打的仗)屆時,受虧損的乃是幼嫩的生命,乃是初信的弟兄姊妹。只要收割的時候未到,召會中間就仍有參雜的虛假,那些越過聖靈的引導而動手的奴僕至終都要向主交帳,即便是一句話,或一個眼色。但我們卻要「在愛裏持守著真實,就得以在一切事上長到祂,就是元首基督裏面。」蒙福的秘訣是什麼?就是離開善惡知識樹,單單來喫生命樹的果子,我們要學習從果子認出源頭,並且一直回到起初的愛。



發表迴響

*

total of 817044 visi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