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的疏離與神的恢復-兼論十一奉獻的實行與矯正

  人在原始社群中,自然形成一個互相依賴的分工合作體系,使人可以專心從事自己擅長的勞作,並與其他成員分享自己的所得,同時也享受其他成員所分享的資源,而不必每個人自己種田、畜牧、織衣、蓋造。本於血緣關係的家庭便是這種社群的雛型,家人之間對資源是一種「共享」的關係,在此並不需要使用貨幣。

  當人在地上繁衍增多,往來互動的人群中,血緣關係逐漸疏遠,人與人的陌生感與對立感逐漸增加,「共享關係」已經無法涵蓋所有的人群。人群之間為了維持互通有無的需求,便發展出「交易」,並很快地從「以物易物」的模式發展出「貨幣體系」,此時「錢」開始成為人衡量事物價值的基礎,也成為人換取別人資源的媒介。

  要長久維持貨幣體系的健全、效率,必然需要「政治體系」的支撐,政府人員也成為一種「專業」,他們的所得由社群中的其他人來供給,而政府的專責就是確保該一社群的安全、秩序,並且運作某種程度的所得重分配,以消弭窮人因無以為繼而偷竊或搶劫富人財富的動機,進而確保自身政權的穩固。

  分工合作的好處是大幅提升群體生產的效率,財富也加速累積,此時,必須防衛其他社群的覬覦,因此必須加強自身的防衛體系,城牆、軍隊、武器的重要性因此提升,被牆圍繞之「城市」的出現,乃是人類文明演變的重要里程碑。

  實在地說,這一連串的發展,都是因為人遠離了神,使得人與人之間也愈形疏遠,這兩種疏離感驅使人群必須尋找一個更堅實的認同標誌,「巴別塔」便是必然的產物,因為藉著這座高塔,人似乎可以達到神,人們也可以向著同一中心凝聚而不至於分散失迷。

  然而,人類依然迷惘。因為人是按著神的形像與樣式,也是為著神榮耀的經綸受造,唯有神自己才是人真正的認同,唯有神才是人們真正的中心,我們能用人手所造的事物來替代神作認同和中心嗎?若有任何替代品(它們被統稱為「偶像」),這些替代品本質上都是短暫的、必朽壞的,沒有一樣能與神相比,因此,人依然迷惘。

  直到基督耶穌來到地上,地上才開始有人被帶進神國裡的生活。當耶穌死而復活、教會在耶路撒冷產生時,有一班人竟然實行「凡物公用」,他們在耶穌的名裡聚集、生活、行事,他們以神為中心,也被神充滿,在他們身上終於恢復了人存在的價值和意義。在耶穌的名裡,兩千年來,多少人脫離了自私、敗壞、墮落的天性與生活,這是有目共睹的。基督耶穌是天梯,神的使者上去下來,藉祂救贖的工作,神與人得以在祂裡面聯結、調和為一;祂也是建造的基石、房角石,在祂裡面我們建造為一,不再失散、迷惘、疏離。

  今日教會雖然不再實行「凡物公用」,然而在我們中間,神兒女的財富仍應該合乎「均平」的原則,正如保羅在林後8章所說的,使財物上的富餘者可以補不足者,神的兒女不該積財在地上,而該積財在天上,把財物供給貧窮者、缺乏的聖徒、或為主作工的人。

  考查教會歷史(註1),在四世紀以前並無記載聖徒十一奉獻的主張或實行,十一奉獻的實行原是在舊約以色列人中間,聖殿裡有一班專門事奉神的人,其他人必須將所得的十分之一送入殿裡,以供給事奉之人生活上及聖殿運作上的需要。新約的教會起初並無此種實行,概因凡信徒皆事奉主,至於放下職業事奉主者則憑信而活,信靠神而非仰賴教會供給他們的需用,故並無「十一奉獻」的作法。然而到了羅馬帝國將基督教信仰列為國教之後,奧古斯丁(354~430)開始根據舊約記載教訓信徒實行十一奉獻。當時的教會已逐漸背離起初的光景,漸漸產生出龐大的組織、專業的事奉階級、以及不事奉的平信徒。十一奉獻恰可應付教會組織運作的需要,甚至使教會逐漸累積可以干預政治的力量。567年,都爾宗教會議首次將十一奉獻列入教會法規。585年,第二次馬孔宗教會議規定,凡不繳納十一奉獻者一律革除教籍。765年,法蘭克王國加洛林王朝以國家法律強制居民向教會繳納十一奉獻。779年,法蘭克王國查理大帝規定繳納十一稅是每個法蘭克王國居民的義務。10世紀中葉,西歐各國相繼實行。此時,十一奉獻實際上已變成「十一稅」,藉此課得的財物由主教或修道院長支配,有些主教和修道院長將「收稅權」出賣或轉贈世俗貴族,後來教皇格列高利七世和1179年第三次拉特蘭宗教會議曾下令禁止。12世紀末起,商品生產與貿易逐漸發展,羅馬教會對手工業工匠收入及商人營利也課以十一稅。

  16世紀改教運動後,一般教會並未廢止十一奉獻的實行,在近代的教會歷史中,十一奉獻雖然逐漸由教會的強制規定回歸到信徒的自主性,然而從十一奉獻累積的財物,是否活用於幫助貧窮者、供給缺乏聖徒,還是僅僅用於教會組織的行政運作支出,一般的信徒多不加以追究。許多信徒因著實行十一奉獻,就「順便」把供給缺乏聖徒的責任推給了「教會」,當他們有一筆收入時,寧願先「分別十分之一」,而不先供給身旁有迫切需要的人,這真是奇怪的現象。

  我認為,今天我們無須去反對「十一奉獻」的實行,因為對許多人而言,這仍是他們學習憑信而活、脫離錢財霸占的一項操練。然而為了不讓制度取代了聖靈,當我們把十分之一分別出來時,更應該積極地指定財物的用途,例如為著某某缺乏的聖徒、為著某地福音的開展、為著某地教會的需要…等等,好讓教會如同經上所記:「多收的沒有餘,少收的也沒有缺。」使神的恩典在祂兒女中間更多洋溢與流通。

黃亮鳴 2011/9/7

註1:本段資料參考來源-趙復三-中國大百科全書智慧藏-http://203.68.243.199/cpedia/Default.htm



發表迴響

*
total of 799865 visi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