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國開展見與聞_轉貼自劉明隆Facebook網誌

法國開展見與聞(1)源起Ming Lung Liu 寫於 2010年2月23日 8:17

約在半年之前,因著在全時間訓練中有一美地季報的服事,其中有一期是報導法國的開情況。為此,我們相繼採訪了陳泓君弟兄和陳洵弟兄。從他們的交通中,我深刻地瞭解到主的再來與歐洲的開展與極大的關係。意即,主為著豫備祂的新婦,勢必需在歐洲各地興起祂明亮的見證。而法國作為歐陸最具代表性的國家之一,其重要性自然不可小覷。為此,主在當地的行動也是極其快速的,聖靈在幾個重要城市的工作也是顯而易見的。而我聽著他們的交通,也心生羨慕,期望有分這道聖靈的水流。

到了下學期,聽說有弟兄姊妹有負擔到法國短期開展。但因著時間約為期一個月,可能影響我所在地召會的服事,因此當時仍存觀望心態。過了一陣子,帶領的弟兄們在交通後,決定將時間縮短至兩個星期。我得知此消息後,知道此行程對我服事上的影響大為減小,於是就毅然決定加入此開展行程,期許自己能稍微有分於主在法國的工作。

而在豫備此行程的過程中,我們的確也歷經了一些波折。但感謝主,我們越禱告,就願感覺這份工作完全是出於主的。因著是主,因著對主的敬畏,我們眾人都願意放下自己的定意,而讓主能有主權來向我們說話。

在豫備時,我們當然也是多方的打聽、揣摩至當地開展的可能情況,希望我們的開展行動能夠對當地召會有所助益。首先,為著福音,我們豫備了一些法文的福音材料,包括法文的人生的奧祕,和一篇『將盡酒』的福音單張。為此,弟兄還特地花了一點錢,找了一法國人幫忙我們翻譯。事實上,我們還請他幫我們錄了人生的奧祕法文版,雖然我實在完全聽不懂。此外,我們聽說法國剛得救的新人很多,所以我們也預備了可能會派上用場的家聚會材料,讓他們方便進入。還有我們得救、進入召會生活、為何參加全時間訓練,以及在全時間訓練的蒙恩見證,期望新人能得著餧養和激勵。

法國開展見與聞(2)~(3)巴黎Ming Lung Liu 寫於 2010年2月26日 11:40

著名作家海明威(Ernest Miller Hemingway)曾說,『如果你夠幸運. 在年輕時待過巴黎. 那麼巴黎將永遠跟著你. 因為巴黎是一席流動的饗宴(moveable feast)。』到過巴黎的人,大概都會同意海明威的話。巴黎的確是有著相當特殊的魅力,它有著極致典雅的街道、獨特流行的時尚風氣,以及精緻誘人的美食。年輕人到了這裏,極易就會被這樣的巴黎所擄掠。

幸好,對於我們這班前去開展和訪問的弟兄姊妹而言,跟著我們的巴黎並不是這些。而是在巴黎的召會,那些在弟兄姊妹裏面的基督。比較起來,外面的巴黎就顯得索然無味了。感謝主,巴黎弟兄姊妹裏面的基督實在值得我們回味再三,我相信這些會一直跟著我們,因為他們裏面的基督有著永遠的價值,也是我們這趟行程裏面最甜美的經歷。

當我們抵達巴黎,弟兄姊妹真是在基督豐厚的愛裏,甚至是超過他們度量的,極其熱切的接待我們。在各樣的細節上,他們都在許多的禱告交通中,盼望能給我們最佳的款待。事實,他們能夠接待的家數目有限,且大多數的聖徒皆居住在靠郊區的地方,要接待我們實際上是有些為難。以頭幾天接待我們的徐弟兄為例,他住在巴黎附近的郊區,但他仍堅持每次都親自接送我們。而他每趟得開一個多小時的車子,加上搭半小時的火車,再轉地鐵。每次的接送都叫我們相當感動。此外,外面環境還有許多不方便,但他們仍是盡心竭力的擺上,為使我們能夠有舒適的安歇之處。

而在傳揚福音上,他們也很謹慎的考量我們該去那些地方、該如何去、該如何與當地聖徒配搭、該如何傳、該用甚麼材料傳等,這些都是我們事先所無法設想的。但當地的弟兄姊妹很細心的為我們考慮到每個細節,使我們能夠合適的與他們配搭著傳揚福音。

一九九六年是主的恢復在法國行動開始的里程碑,是年李弟兄呼籲主恢復的眾召會,不僅應達到神聖啟示的高峰,更應該達到開展的高峰。因此,水流職事站為響應『開展達高峰』的負擔,在全球二十個大城市開設了『高峰真理出版社』,用以在各大城市介紹這分職事的豐富。其中,水流職事站即在法國巴黎市中心開了一間『生命水流書店』(Current Life),用以介紹並推廣職事的書報。

由此得知,從李弟兄的眼光來看,法國巴黎在整個歐洲開展的重要性,以及其對整個神全地行動的關鍵性是不言可喻。它不僅只是歐洲開展的重鎮之一,更是一關鍵的灘頭堡,意即主在法國巴黎之見證的剛強與否,與整個歐洲的開展能否往前是息息相關的。但其難度也可見一般,因為仇敵也深知其影響之巨,必盡出其邪惡權勢攪撓之。我們在這趟福音開展之旅中,對此感受尤深。

以福音為例,當我們在此一開始傳福音時,就發現福音在此地的傳揚相當不容易。可能在街上傳了許久,但得到的回應都只是一句冷漠的『謝謝』(merci)。再加上天寒地凍、人生地不熟,我心中常萌生放棄的念頭。

幸好同伴靈裏堅定,大家共同禱告、互相鼓勵就又繼續傳福音。記得有一次室外溫度在零度左右,有些聖徒傳一陣子福音之後,就得進到商店中取暖。弟兄姊妹雖然勞苦傳揚,但又幾乎沒有人願意停下腳步來聽我們傳講。說實在話,當時我裏頭真是相當灰心。但卻有聖徒就提說,『我們來禱告吧!』我們就幾個人聚攏了,禱告了起來,將自己和福音的傳揚再交給主。立時,我們就得著了加力,竟也就馬上有人停下來聽我們傳講。

說到這傳講,我們的法語可說是一竅不通,通常是有當地會法語的聖徒幫忙翻譯,或者就是指著一處聖經、註解,要福音朋友和我們一同讀。我相信,他們想必是一知半解,甚至完全不懂我們在幹什麼。但感謝主,總是有主耶穌早已分別的平安之子,不僅願意和我們一同讀,也有人願意和我們一同呼求主名、禱告,並留下連絡資料。

就我個人觀點而言,在法國最易受仇敵利用的應是宗教的組織,特別是傳統的天主教。舉例而言,當我們在街上傳福音時,常遇到有人回答『早就讀過了』、『已經很熟了』之類的話。誇張一點的說,他們對於聖經和教會的信仰,說是從祖宗十八代以上,代代相傳是一點都不為過的。這聖經可能就是他們的啟蒙讀本,甚至遠超我們對三字經和論語的深入程度。但也正是這種先入為主、根深蒂固的觀念,使人難以尋得神真正的旨意。

此外,巴黎召會的聖徒也需面對許多現實的問題。因為巴黎也是全球生活物價指數最高的幾個大都會之一(大約是台北的三倍),意即弟兄姊妹要能在此處生存有其難度,也就不太能有舒適的環境。但反言之,有相當多的弟兄姊妹都因看見了神經綸的異象,而願意付上更高的代價在此處過召會生活。我們在巴黎與岳鐳弟兄、李平弟兄、謝雨宸弟兄,以及英語配搭的同工Russell弟兄等有相當多的交通。我們實在深受他們見證的激勵,包括他們所看見的異象、他們為主所付的代價、以及主在他們身上的工作和祝福等。實是因著弟兄姊妹們的犧牲,因著他們與主的配合,使得主能在巴黎得著剛強明亮的見證。

一九六四年六月六日,D-day二十週年紀念日,美國艾森豪將軍來到法國奧馬哈海灘的美軍陣亡將士公墓,他說到「我望著這許多墳墓,就想到美國不少人的獨生子埋骨此地。這犧牲的結果,是他們失去了含飴弄孫之樂,是我的兒孫今天得享自由。」願主祝福祂的召會,在祂凱旋的行列中,在祂的得勝裏與祂一同誇勝,使祂的旨意早日成就。

法國開展見與聞(4)~(6)里昂Ming Lung Liu 寫於 2010年4月6日 17:56

暫離繁華喧囂的巴黎,坐上法國特快速的TGV(子彈列車),咱們要前往法國東部的大城,也是主恢復在法國的重鎮之一–里昂(Lyon)。里昂距離巴黎約470公里,但坐上飆速的TGV,也只要大約兩個鐘頭就到了。在車上,我們這個小隊在簡短的禱告和交通後,便稍作休息、養精蓄銳。

過沒多久,呈現在我們眼前的是完全異樣的景致。

田野、農莊、樹林間、處處皆覆蓋著一層皚皚的白雪。雪不算厚,看起來應只剛下不久的時間。但對於經驗不足的我們,難免會有些焦急,擔心積雪是否會影響戶外福音的傳揚。幸好,下雪的天氣並不會感覺特別冷,就是地上較為溼滑而已。來接我們的劉偉堅弟兄,甚至只有穿個簡單的外套就來了。

在里昂(Lyon),最主要是由幾個家一同配搭服事,他們都相當有負擔為著校園的工作。而這裏主要的校園有里昂INSA(國立應用科學學院)、里昂一大、里昂二大等。到達里昂的第二天開始,我們就嘗試在INSA和里昂一大傳揚福音。我們在此地的開展方式,仍是以發送RHEMA卡為主,詢問學生是否對於恢復本聖經有興趣,或者願意收到更多免費的書報。學生們算是相當敞開,願意敞開心胸來認識真理。

而我們這一小隊仍在努力學習法語階段,但還是相當有限。幸好有幾位學生的聖徒很熱心配搭,來協助我們發送約翰福音和RHEMA卡,並幫助我們傳講。感謝主,他們也相當喜樂,希望之後每週都能有這樣的時間出來傳福音。

此次介紹里昂召會一位姊妹的見證,從她的見證中,我深刻的體會到每一基督身體上的肢體,都是神手中奇妙的珍寶。這位姊妹名叫Ann, 她的身體有些障礙,但她卻十分清心愛主。以下是她的自述:

「我因著身體的疾病,所以靠著呼吸管,從高中時活到現在。我從小生長在越南,在1989年時,我在越南遇到一對主恢復的家,他們給了我一些李弟兄的書報。但那時我在基督教裡,所以並沒有太深入的認識。但後來我(暫時)離開了基督教,而那對夫婦仍持續一直給我李弟兄的書報。於是我就嘗試著去讀,之後逐漸對主的恢復有更深的認識。因此就完全離開基督教,並到那個主恢復的家中聚會。當時,在越南並沒有影印機,因此我的文字紀錄都是用手寫的。然後,我將這些寄給在基督教的朋友,將我所摸著的和他們分享。

之後,我嘗試要到法國來,(好像是因為在越南有學法語,在法國追求信仰也較越南容易),我和一半法國和一半越南血統的人結婚,之後我才能以旅遊的身分來法國。但來到法國後,我的家人雖是基督徒,但卻非常反對主的恢復,甚至認為主的恢復是一個邪教,並把所有從安那翰的來信藏起來。這種情況一直維持了十五年,在這段期間內我都沒有和主恢復中的聖徒有任何聯繫,但主的恢復已抓住了我。

一直到了二○○八年,遇到了在里昂當地的弟兄姊妹,還有之前在越南的那一個家,,也寄來了十五本的法文恢復本聖經給我。他們說在里昂也有召會,並和巴黎的弟兄聯絡,讓我能瞭解情況。之後,我就從郊區As A-ba,搬到里昂和我妹妹一起住。只是後來我母親的身體不適,為了照顧我的母親,盡上兒女的一分孝心,也不能完全搬到里昂來。感謝主,我有一個哥哥是牧師,在幾個月前來到法國幫忙照顧母親,我才能順利在上星期搬到里昂。在這裏,我能常和主有親密的交通,也與聖徒能夠多有交通。」

里昂(Lyon)位於法國的東邊,是法國的第二大城。主的恢復的歷史,在2003年起,由三位華語學生聖徒開始主日擘餅。後來逐漸有幾個有負擔的家移民至此,為著牧養聖徒並加強當地的見證。目前主日聚會的人數約在三十至三十五人左右。

到達里昂的神車站(Gare de Godd),接待我們的劉偉堅弟兄和黃永信弟兄一面熱切的招呼我們,一面卻也顯得有些冷的樣子。聽說這是里昂十幾年來最大的一場雪,對於初歷雪景的我們不禁有些疑懼,不知對傳福音會有何影響。

在此地主要的幾個校園,包括INSA和里昂一大、里昂二大,都是相當不錯的學校。其中劉偉堅弟兄一家即住在INSA和里昂一大旁,學生聖徒們都很喜歡到他們家交通、讀書、用餐等。里昂的學生基本上相當的敞開,我們到的幾間大學,包括里昂一大、二大、INSA等,都有不少的學生願意拿取免費的恢復本約翰福音,也有一部分願意停下來聽我們介紹恢復本聖經,並留下連絡的資料。只是我們受限於語言的障礙,很難當場進一步的將真理介紹的清楚、完全,這就要留待當地聖徒繼續的勞苦牧養了。但傳福音的過程中,相當喜樂的是能夠與聖徒們一同緊密的配搭,特別是有幾位學生都是在考試期間仍竭力的來一同傳揚,尤令我們感動。雖然他們很多都是初蒙恩不久,對於聖經中的真理仍是一知半解,但他們還是很願意將所得著的分享給福音朋友。

記得有一位國內來的弟兄和他的同學一同住在外面的公寓,我剛好就接待在他住的地方。我就跟他提到,我們在外面傳了那麼久,也很少人停下來聽我們講,何不就找找你的同學來聽聽福音。他想了想,覺得是應該要傳給他們,只是從前真的沒這樣做過,不知如何開始。我們就一同到超市買了些點心,回到他住的地方就問問他同學能否撥空幾分鐘聊一聊。他們雖從未聽過福音,不知福音究竟是甚麼,但總之很願意聊一聊。我們就一同讀了人生的奧祕,然後為他禱告,讓他談談學業、生活的難處。我們在過程中就彼此配搭,說一說我們信主的過程,讓他稍微認識福音在我們身上有何奇妙的作為。他對我們這幾位臺灣來的朋友也感到有些驚奇,為何會有人願意出這樣的代價來到遙遠的異鄉傳揚福音,究竟是甚麼力量推動這班人呢?我們深信,福音的種子撒到他們的心內,終有一天會在這些人身上逐漸發芽長大並結實。

順帶一提,那幾天我接待在這位弟兄住的公寓中。雖然房間不大,大約就是兩個小床再加上一個書桌的大小,但我們在其中交通著實甜美。我也很寶貴弟兄裏面渴慕主的心願,雖然他在學校的功課相當繁重、考試也多,但他相當願意出代價過召會生活,除了主日聚會、小排之外,他也參加禱告聚會,並且常往聖徒家裏跑,就是去讀點書、坐一坐,也是相當喜樂。很感謝主能讓小子在里昂的幾天,與祂身上的一個肢體多有交通、相調。

總言之,我們在里昂的幾天,實在相當享受聖徒們愛心的接待,珍賞和聖徒們敞開、親密的交通,也寶貴他們對主全然的奉獻。若非是主耶穌那可愛的吸引,誰能出這樣的代價來跟隨祂呢?願主繼續祝福這地的見證,愈過愈剛強明亮。也求主祝福那些接受福音種子的青年人,能早日蒙恩歸入主名,並成為召會中活而盡功用的肢體。

法國開展見與聞(7)波爾多Ming Lung Liu 寫於 2010年8月2日 10:59

因著主的安排和帶領,李雅惠和李昌儒姊弟在二○○一年到波爾多唸書,也開始在此地廣傳福音,有不少的華人學生因此得救。幾年後,在此地開始有主的見證。爾後,雖然這些學生弟兄姊妹陸續離開了波爾多,但也有一些家留下來及新來讀書的聖徒剛強的為主的見證站住。

我們到達波爾多的那一天是主日,下午即和當地的弟兄姊妹一同有擘餅聚會。在聚會中,很摸著召會是金燈臺,它的形狀即是滿了復活生命的樹。因此,它的建立、維持和繁增完全一件是生命的事。

會後,聖徒們則帶我們參觀這個古老又優美的城市。

第二天開始,我們就陸續在波爾多的幾個大學開始傳福音,應該是波爾多一大、二大、三大。其中,有遇到一個超平安的天主教徒,他的名字是Jeff,他本身只是高三的學生,先到大學來預修課程,卻意外的遇到我們。

他對於我們相當有興趣,當下即想加入我們傳福音的行列。之後,又帶我們參觀波爾多幾處極著名的天主教教堂。晚上,他也和我們一同參加小排,和我們一同唱詩歌、禱告,並分享對主的經歷。而他的家庭雖是天主教背景,但他的父母對於他的信仰卻是持開放的態度。他自身也相當認真的尋求主,雖然多少受到宗教觀念的影響,但在天主教背景濃厚的法國,他已是相當蒙主祝福的清心尋求者。

法國開展見與聞(8)佩皮里揚PeprinanMing Lung Liu 寫於 2010年8月15日 22:26

我們抵達Peprinan已是晚上九點了,接近法國之行尾聲的我們感到有些疲憊。

前來接我們的郭弟兄,剛從餐廳下班,則是很興奮的帶我們到他的住所去,拎著還不算輕的行李走了大約二十幾分鐘。到了他的住所,我們感到有些驚訝,因他租的房子還不算小,大概可容納一個小家庭居住,但目前卻只有他一個人住。他很開心的說到,這是為著能夠接待聖徒啊!

到了快十一點吧,郭弟兄又很興奮的給我們看了一段影片。不是別的,就是李弟兄談到他作一個夢,當有五十萬少年英雄在遍地叩門時,主就回來了。(如果有人想再看一遍,可參考連結http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3zPWd87xvx4)

郭弟兄一邊看,一邊就直說,太好了,我們明天就去幹。而我們則顯得有些遲疑,在重隱私的法國這地,叩門可行嗎?會不會引起學生的反彈呢?

沒想到還真的可行哦!我們隔天到了Peprinan大學的宿舍,就一個門一個門的叩,問他們願不願意的拿到免費的書報,並留下連絡資料。

許多人其實相當的敞開,好像也有人就與我們一同的禱告。

在這個過程中,我覺得我們竟然正在實現李弟兄的夢,也在實現神的夢。



發表迴響

*
total of 799853 visi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