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信主到受浸、過教會生活_3

「教會」的問題解決了,接下來是「受浸」的問題。

我對於「受浸」的態度毋寧說是遲疑,不如說是想要明暸其背後的意義,因為對一個已經心裡相信主的人,「受浸」似乎有較大成分是「作給人看的」,而不是作給神看的。

藉著主話語的開啟,我也逐漸明瞭了受浸的意義,就如同兩人相愛必須經過「結婚」才能成為夫妻,基督徒也不能只是自己心裡信主,還必須「受浸」向全宇宙宣示。此外,受浸也表示我們這個人願意棄絕自己天然的生命,承認「己」的敗壞與一無是處,並將其置於死地,從水裡上來之後,便憑主復活的生命行事為人。

大一那年寒假,我去參加長老會辦的「基督精兵營」,在那次營會結束前有一個擘餅聚會,當餅和杯傳遞到我面前時,我雖因尚未受浸而無法領受,心裡卻渴慕能夠一同有份,當下便決定要受浸。並且在那次聚會中主亦給我看見,連祂自己都經過受浸的過程,我是何人竟希望與祂不同? 後來我與長老會牧師提到受浸之事,他說必須等到數個月後再行安排,我等不及了,便去找百慶表明心意,於是我即刻便在那裡受浸了。(待續…)



發表迴響

*

total of 810617 visits